RDJ的🥕

底线RDJ

从 pay attention to me 到ChrisEvans 再到那个照片 这还不明显吗 桃 别每天不是川普 就是狗狗了 你也该发点糖了吧 你的偶像让你:Pay attention to him and he miss you.

💙❤️漫威大法好 Hail Stony!!!😘😉🤗

一个小甜饼 小段子

此刻Steve安静的躺在病床上,阳光从窗外洒进来照在他的脸上,Tony握着他的手坐在旁边。

就在两天前结束的一次日常拯救纽约活动中,我们的美国队长光荣负伤,那个画面现在还在Tony的脑海里挥之不去,在他趴在Steve床边睡着的一个小时里还做着失去他的噩梦……他不敢入睡也睡不着就一直守着他,Clint Natasha Thor Bruce都来过要他休息一下,他拒绝了,他要Steve睁眼的时候能看到他。

Tony此刻看着这个躺在病床的男人,轻抚他的脸庞,这个小混蛋睡着了还那么英俊,脸上小小的伤口正在复原,最晚明天就会没有痕迹,可是Tony忘不了他记得Steve的每一处伤。心里想着等他醒过来怎么教训他,又想着千万要抵挡住他的狗狗眼。

床上的人咕哝一声慢慢的睁开了眼界,Tony赶快按下铃,Steve刚醒还没反应过来,医生护士就都进来了开始围上他做检查,后来医生在外面跟Tony说了几句,就在这过程里Steve的眼睛始终望着Tony,他的Tony昏迷的两天仿佛做了一个好长好长的梦,梦里有Tony一定有Tony,他好想他。

终于医生护们走了,Tony走进来,Steve撑起身坐在床上,眼睛里还带着水汽,然后冲Tony张开手
“Tony 抱抱” 天啊 这个小混蛋 总裁根本承受不住便走过去抱住他的Steve宝贝。

“Tony 我好想你”
啊啊啊啊Tony的心口仿佛被小猫爪子挠着,柔柔的软软的即使“阅人无数”的stark也在Steve这不知道怎么办好。只能轻轻拍着他的后背,揉揉他还微微翘起的头毛。

“亲爱的,你这会吓坏我了。”
“对不起,Tony”
奥 Tony一点脾气没有了 这回便宜他了,只能以后慢慢算账了……现在他的大宝贝正委屈还得他哄呢


他们仿佛约好了 萝卜在网上各种撒盾铁糖 桃子在现场撒各种桃糖 糖 还总是抱抱亲亲的 喜欢这样的cp 还有什么不满足🙃😘❤️💙快吃糖吧🍬🍬🍬

一家子话痨 一个嘴炮 一个唠叨 一个就是停不下来啥都想说一说 如果你遇到他们一家的话有足够的耐心听他们说话哦😉

一家人终于聚齐了💙❤️❤️

求助

我想问一下各位 正版手办都在哪里买好 求指路

【盾铁】星空之前(炮友梗,半PWP)

八木共沉:


那晚过后的第十七天,托尼已经恢复了往日餐桌上的一贯做派。苹果咔嚓响,果肉隐没在舌根后;他端碗喝了口燕麦粥,随即皱眉抱怨,“淡得快没味儿啦,怎么不多放点糖。”

“那还不如直接喝糖水。”解决掉自己那碗,搁到一旁,史蒂夫开始低头剥核桃。

“糖水里又没有燕麦。”托尼斜他一眼,伸过胳膊,从他盘中捏了两颗洗净的野樱莓。史蒂夫嘴里慢慢嚼着,听见那几枚滴溜溜的浆果在身旁人口中碰撞、挤压碎裂,迸出一小股丰沛液体。“去了种皮再吃,不苦啊你?”吞咽着酸甜汁水,托尼含糊说道。

“我吃东西没你那么精细,大少爷。”

“啧啧,”亿万富翁从桌边站起,调笑着凑过去,“终于又肯跟我开玩笑啦?”

野樱莓。野樱莓的甜味吹来,挟着对方头发、脸上一点轻淡的沐浴水汽,史蒂夫几乎能捕捉到他小胡子根根分明的尖梢呈出一种冰凉又柔软的光泽。

他移开视线,专心对付手里的核桃;托尼瞧见这,搭在椅背上的手紧了紧,转身就朝餐厅外走。迈了几步又返回来,稍稍倾下腰;这次挨得更近,染得红润的嘴唇直接贴上了史蒂夫的耳廓。

“晚上,来我房间?”

温热的吐息裹着暧昧字眼飘进耳道,泛起一片酥麻痒意。史蒂夫指尖用力,干果应声而裂,细壳碎末撒了满手,他却像毫无察觉。

一阵没由来的慌乱忽然蔓上了托尼心头;他盯着史蒂夫修长干燥的指节,一时无话。

半晌,金发男人语气平静地问:“你想做?”

“你不想?”

这则反问让他仿佛如释重负,向后靠在了椅背上。十七天。史蒂夫在心底算着,他们有十七天没做过、没离得如此近了,这意味着,他躯体线条的每处起伏,皮肤毛发的任意一丝热度也许都已经被对方遗忘殆尽、抛到脑后了。

棕发男人从容自若地歪歪头,好像即将而来的任何回答都不会让他惊讶。史蒂夫垂着眼睫,英挺的侧脸带了点清晨的日光暖色。托尼有些恍惚,他在那群轻盈浮动的淡影中描摹着对方颌骨、下巴的形状,他发觉自己怀念在那上留下唇纹或咬痕的日子。

核桃种皮薄薄的苦涩在史蒂夫舌尖迟缓地蔓延开,一小段沉默后,他抬起脸来。

“好,我今晚去找你。”


提示:下文限制片段较多,可直接阅读:微博全文
以及是HE。

*

刚开始时,他俩谁都没感到意外;在此阶段,这仅算二人的心照不宣,无意公之于众,但倘若有人察觉,也只会翻着白眼感叹,你们总算搞在一起啦。以众位复仇者的眼光来看,史蒂夫与托尼之间早晚都会朝某个不可控的方向飞速发展去,不是全副武装打一架,就是脱光衣服滚上床。后者显然占比更大,于是那场突发战役引来的暴涨的肾上腺素在真正的罪魁祸首面前也显得苍白无力,他们完全是凭着本能踢开房门,在足以咬伤对方的亲吻中摔上了床。托尼看上去似乎更为急切;而衣物簌簌落地的间隙里史蒂夫只能想到一个词,终于。

文档1

心尖上冒出点酸酸胀胀的情绪,史蒂夫忍不住伸出手去,轻轻揉了揉托尼汗湿的头发。

“我走了。”他说;托尼并没回答,呼吸平稳,像是睡着了。

史蒂夫向门口走去,脚步很轻;他按下吊灯的开关,房间内顿时漆黑一片。托尼静静地躺着,与窗外无边际的纽约夜色一同目送着史蒂夫离开。


*

即便到了翌日中午再碰面时,他们也依旧没感觉到多少不自在,平静坦然得仿佛已和对方做过无数次。于是第二次、第三次顺理成章地发生,到最后,托尼已经默认了他和史蒂夫的关系,至于史蒂夫怎么想的,他并不清楚,他们像约好了一般从不谈及这方面的话题,他们都心知肚明,那是个禁区。

文档2

“在看什么?”史蒂夫擦着湿漉漉的头发坐回床里,托尼这时反倒不困了,睁着眼睛看窗外。

“星星。”他说着,抬手指了指灰暗的天空,“一颗都没有。光污染太严重了。”

史蒂夫也探身过去瞅了瞅,“是啊,全是乌云。”他低头捏捏托尼的脸颊,“纽约当然看不到了,在一些观星地应该可以。”

“国家公园那些?都是骗人的,为了观星去的游客几乎没有不骂着回来的。”

“这么夸张?”史蒂夫皱起鼻子,“我记得我小时候还挺想去加州一个天文台来着,听说冬季的星空特别美,还能看到南十字星座。”

“谁给年幼的你灌输的虚假信息啊,太不厚道了,”托尼撇撇嘴,毫不留情地指出,“南十字星只有在佛罗里达才能看到好吗?”

“呃……”史蒂夫尴尬极了,他抓抓头发,“我也记不清了……太久了。”

“我知道你说的那个,”托尼揉揉眼睛,“格里菲斯嘛,在洛杉矶,挺有名的。”

“你去过?”

“我去那干嘛,无聊。”

“哪无聊了,”不自觉撅了撅嘴巴,金发男人滑进被窝,在托尼光裸的肩头咬了一口,“穹宇之下,星空之前,多浪漫啊。”

“四十年代的浪漫。”亿万富翁四处躲着美国队长的尖牙利齿,被捞进怀里结结实实亲了一通。“刚才做的时候你走神了知不知道。”史蒂夫轻喘着问。

“有吗?”托尼疑惑地歪头,“我看是你太用力了,导致我意识涣散也说不定。”

“胡说。而且是你说喜欢粗暴点的。”

“我要是喜欢温柔的呢?”

“那我下次就温柔点。”

“你还真是全能啊,好好先生。”

“被你教坏的,”下巴蹭了蹭那柔软的头发,史蒂夫搂着托尼躺下,伸长胳膊关了台灯,“睡吧。晚安。”

“嗯哼。”

……

……

“我还是喜欢粗暴点的。”

“……遵命,长官。”


*

无法用某个词来确切形容他们的关系:队友,朋友,炮友,哪个都显得浅薄。战场上的公共频道里依旧充斥着他们旁若无人的斗嘴、争辩、互相挖苦,娜塔莎有几回忍不住想切断通讯,冲每人的脑袋来上一拳。生活中复仇者们的耳朵也越来越不得清静,刨去史蒂夫对托尼饮食作息的强烈不满以及被回击“多管闲事”而制造出的高分贝噪音,电影之夜该如何选片也能成为两人意见不和的又一肇端。

史蒂夫坚持说布鲁斯南是最帅的一任007,而托尼则宣布自十八岁起乌玛·ç‘Ÿæ›¼å°±å·²æ˜¯ä»–认定的心之女神,两人在《黄金眼》和《亲吻老爸说晚安》之间争执不下,险些在沙发上扭作一团。娜塔莎扶额,索尔望天,在班纳小心翼翼说“这周好像轮到我选”时克林特已经一个箭步上前夺走了遥控器,不由分说地调到了维密年度大秀的直播现场。于是一屋子人安静下来,闭嘴观赏各色超模在T台上大现风采。

亿万富翁品了一阵,摸着下巴评价“这个穿浅粉蕾丝的最漂亮”,被史蒂夫用力看了一眼,随即手绕过去,不轻不重地掐了把他的后腰。工程师吃痛,不服气地回瞪,却只看到了金发男人绷得紧紧的下颌,和屏幕明灭光影下晦暗不清的表情。

文档3

快感如潮水般汹涌没顶;托尼紧闭着眼睛,睫毛颤抖。心口那条沉睡的伤疤在隐隐作痛,他知道它醒过来了。


*

这段关系渐渐地不被史蒂夫所满足;或许他是个极端的人,要么永不开始,要么就进行到底。可托尼截然相反,他就是能把性与爱划分得如此清晰,界限明朗,一目了然,一旦对方稍有逾越,他就后退、后退,直到双方重新回到那个生硬的平衡点。

他们第一次冷战,是在托尼明确说出“炮友”一词后。彼时,不知是谁的脑子抽风,将晨间性爱的地点定在了公用厨房,被揉着眼睛进来摸早餐的克林特撞个正着。随后,惊吓的叫喊声回荡在整个楼层,两人被按在餐厅椅子上,接受着众人的轮番审讯。

史蒂夫的脸早已熟透了,目光游移,嘴唇翕合,就是说不出一句囫囵话。托尼倒是大方得很,开口便道“炮友而已,大惊小怪”,轻松堵住了复仇者们疑问连篇的嘴。娜塔莎不声不响,盯着史蒂夫僵直的肩膀和逐渐阴沉的脸色,在心底叹气。托尼撇开视线,刻意忽略了身旁人散发出的低气压;他知道史蒂夫在不高兴,可他就是想这么做。

几天的疏离过后,亿万富翁首先找上门来,用一个完美的口活结束了这场沉默的战役。史蒂夫低喘、闷哼,他用他最爱的后背位把托尼干到几乎要哭出来。从没有如此复杂的情绪在他心脏里盘桓过:越是得到,就越想再得到。强烈的迫切感和莫名的畏怯织起密密麻麻的网,他的嘴唇在托尼耳边游曳,最终却什么都没说。

他们最后还是一起看了《黄金眼》。才播到一半,大科学家就靠着身旁人的肩膀睡着了,呼吸平稳,直升机和高速游艇的启动声都没能吵醒他。史蒂夫默默关了电视,扶着托尼的脑袋小心放回枕上;他在那光洁的额头和阖起的眼帘上落下过无数轻柔的吻,悄无声息,连吻本身都浑然不觉。

有时,他们也会缠绵地接吻,唇舌交合,齿列相依;托尼热衷于在史蒂夫端正的颌骨上留下自己的咬痕,当他含着那里,抬起眼睛玩味地望向对方时,他看起来就像个恶作剧的年轻男孩儿,狡猾,惹人喜爱;让史蒂夫疯狂地迷恋。他们窝在床上听两人都喜欢的《Walking the Floor Over You》,男人的嗓音粗哑,又怪异地尖锐,二者组合竟分外和谐动听;电吉他的清亮弦体从日落跃至夜幕之上,他们携着倦意小声聊天,互道晚安,而后与沉沉翳色一同相拥睡去。

他们做尽一切情人之事,却绝口不谈情字;史蒂夫想,他是从什么时候意识到,自己其实是爱着托尼的?大概是那个为期两月的异国任务终于结束返回的翌日清晨:托尼意外醒得很早,他回过头,史蒂夫正靠坐着,上身赤裸,顶着乱蓬蓬的金发朝他笑。托尼也笑了,凑过去在对方泛青的下巴上亲昵地磨蹭,“早上好。”他说着,掀开被子跳下床,唰地拉开厚重繁复的窗帘。

冬季稀薄的日光像一面微茫羽翼,将一丝不挂的他轻巧地罩住。托尼走上前,抵着水雾漫布的窗户向外看去。灰色无神的高楼在脚下直立,弯曲道路里叠满了辛劳忙碌的人们,好似迎头劈下的无论是刀尖或雪花,他们都会坦然接受,并照常期待着明日的太阳。

不用看,史蒂夫也能描绘出托尼此时的目光——一点悲怆,一点怜悯,一点煜煜的柔软覆满着他的瞳孔。视线下滑,那两块线条强硬的蝴蝶骨、有致的腰窝、他爱不释手的臀瓣在透明浮尘下如片片虚无缥缈的剪影,随时都将从史蒂夫指间无声地溜走。

他注视着眼前纯然、坦诚的后背,那头深棕色的发丝似泊泊消融的酒液,自对方的灵魂顶端流淌下来。南半球日日夜夜的焦灼、烦闷、心神不宁此刻在史蒂夫脑中漩涡般地回溯上涌,那种暴躁的悸动让他第一次真正意识到——他想念他,他想拥有他,全部的。


*

史蒂夫试图以继续隐埋的方式维持两人的关系,中规中矩,不越雷池;可与此同时内心也有个声音在微弱地鼓动:不想谈情、不愿说爱的托尼,或许在某一天能够选择认真审视他们之间的感情。

他高估了自己,也错估了对方。

那天的战斗并不顺利,敌人来势凶猛,战场上火光冲天,遍地横尸;史蒂夫满身血土,渐渐有些力不从心,他抬手帮黑寡妇挡下一枚飞弹,却没察觉到三支激光霰弹枪已经瞄准了自己的后背。待子弹出膛他才反应过来,慌忙举起盾牌准备生生受住这一击。

一抹金红身影在眼前一闪而过;巨大的爆炸声震耳欲聋,史蒂夫被滚滚热浪掀翻出去,重重砸在地上,等浓重的暗黄烟尘稍微散开,他才惊觉,自己毫发无损;回过头,那件熟悉的盔甲了无生气地倒在硝烟中,碎裂的铁皮残块剥落一地。

心跳有一瞬间的停摆;大脑嗡鸣,双腿颤抖。耳膜轰轰作响,理智悬置崩溃边缘。史蒂夫呆立于漫天炮火,无数情绪在胸中横冲直撞,终于喷薄而出。

文档4

高潮瞬间来临,如燎原之火烧灼着史蒂夫混乱的大脑。他太混乱、太慌张,以至于忘记了克制、压抑,微不足道的理智之墙没能阻挡最后的喃喃低语,他说:“我爱你,托尼。”

几秒钟后,这句话才在静滞的空气中缓慢飘散开。史蒂夫有些不安,他在想这是否太过突然,又觉得其实他早已做好了准备。他抿住唇,屏息等待。

从这个角度看去,托尼像是沉睡在一个并不安稳的梦里,眉头蹙起,睫毛轻颤,牙关紧咬;可当史蒂夫贴近时,他看见那双清明的眼眸中浮现着他最畏惧的东西:平静,沉着。无波无澜。

托尼静静趴在原处,就在几分钟前,他的身体还在随史蒂夫的律动而摇摆,还在为史蒂夫发出热烈的呻吟声;现在,他不再动,不再说话,仿佛那句突如其来的表白就是让他变为眼前冰凉冷硬的钢铁之人的无形咒文。

那样的默然在一点点将史蒂夫剥碎;他下床、穿衣、走向门口,直到昂贵的雕花梨木门在身后发出巨大的“砰”声,托尼都没有回应过一个字。


*

十七天里,他们的关系骤然降至冰点,又缓慢地回温,停留在一个淡而无味的节段。大厦内气氛诡异,但凡两人于某处共同现身,成员们便面露窘态,恨不得立即走人,离他们越远越好。

史蒂夫倒没多少不适应;生活不会因为一句我爱你就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何况它在那人眼里估计也无关紧要。他照常早起、跑步,冲澡过后就去厨房做早餐。有时托尼通宵工作出来,两人会在餐桌前碰上;刻意不理对方好像太过幼稚,他们会面对面坐下,无言地吃完饭,再各自起身离开。

独自入睡的夜晚,他时常觉得屋内寂静,床铺宽阔,少了一人的体温,梦境也显得冷清。可这就是现实了;史蒂夫选择平静地接受,与托尼一同度过的亲密时光仿佛在迟缓地滑出他的人生。

可托尼不能接受,完全不能;他诧异地目视着正一点点远离自己的史蒂夫,好像那个打破他们之间微妙联系的莽撞者反倒是他一样。

当史蒂夫说出那句话时,托尼并没感到很惊讶,他知道史蒂夫爱他,或者说,他在那一刻证实了,史蒂夫确实是爱他的。那些绵绵的情愫从他看向自己、抚摸自己、亲吻自己的一切细枝末节中渗透出来,他不可能捕捉不到。

可他还是没有回应史蒂夫;沉默即是回应。至于原因,托尼选择不去想。那并不能带来释怀,反而会更加痛苦。

人人都觉得托尼·æ–¯å¡”克在某段感情当中不会是认真的那个;托尼本人也这么觉得,毕竟他是个花花公子而非情圣。所以当发现自己真的认真了时,他害怕了;没由来地、毫无道理地,因为面对史蒂夫这样的人你永远不需要害怕:他正义,阳光,胸中没有半分杂质,和他在一起如同时刻秉受着阿波罗的庇佑。他在床上更是完美到极致,托尼经常说,我喜欢你的金发,喜欢你的蓝眼睛,喜欢你的鼻梁嘴唇,和你温柔地满足我的样子。史蒂夫听到这些话时,双眼总是亮亮的,露出点羞赧的表情,耳尖染上浅粉色。可惜他们只是炮友,说再多喜欢,也只会被当作一笑而过的调情。

这十几天里,托尼问了自己不下上百次:如果我真的拥有了这段感情,我能保证不会失去它吗?他从没体会过这样的感觉,滚烫柔软,酸涩甜蜜,和曾经任何一次都不同。他隐约意识到,史蒂夫就是那个他想与之共度一生的人;可假如对方不这么想呢?假如他只是被快感冲昏了头呢?假如两人真的在一起了,却发现除去性的部分,余下的他们并不是对方想要的样子呢?这么多的假如,让托尼彻底没了勇气。

可他沉默,不代表他能接受史蒂夫也同样沉默;金发男人依然显眼地嵌在自己的生活中,一举一动依然能左右自己的思绪,可他看上去又是如此遥远,无法企及。明明先动心的是他,先说爱的也是他,他怎么可以在蓄意投下一枚石子后,任湖面风浪骤起翻涌不歇,就毫无留恋地转身离开?

托尼想不通;他本该知足的,没被美国队长拉进“生人勿近”名单已经是十二万分的幸运,更别提他们现在还能像普通队友一样坐在同一张餐桌上吃饭,聊几句天,史蒂夫甚至还开了个无伤大雅的玩笑,说托尼是养尊处优的少爷。他该知足的,可他就是不能接受,他想念史蒂夫,想念他们在一起的每个日夜,想念那修长的手指拨弄自己发丝的触感;他疲惫的灵魂无由地渴求着对方,而他甚至没法再触碰一下那温热的躯体、嘴唇,所有所有。因为他们不再具备那样的关系了。

托尼害怕了;他怕得不到,怕有一天会失去,更怕他们经历的过往会全部被风释放、被大雨驱逐,从此像远洋的船只,一去不返,无人挂念。他迫切地想做点什么来挽回这一切——即使挽回不了,他也绝不能丧失更多了。


*

史蒂夫在十点过一刻时敲响了托尼的房门,自上次离开后,他再也没来过这,他本可以直接进去,反正托尼不会小气到取消他的权限。但他只是站在门边,神情复杂。

托尼的脸从门页间隙里露出来,他穿着睡袍,赤着脚,看见史蒂夫时有一瞬间的紧张,直到对方进了门,他的双肩才稍微松懈一点。

“喝点什么吗?”他指指茶几上的一支红酒和两个杯子。

史蒂夫摇摇头,随意地打量着房间,好像什么都没变,床上铺着米色暗纹被单,两个枕头并排摆着,左侧台灯旁还有自己先前读的一本随笔,它被落在托尼这儿,书签大概还夹在某一页。

棕发男人攥着衣角,眼前神色淡淡的史蒂夫让他忽然心生不甘。“要在哪里做?”他生硬地开口,“床上、浴室,还是沙发?”

收回视线,史蒂夫的目光落入对面人深邃的瞳孔中。“就在这儿吧。”

文档5


*

已经是半夜了。冷风呼啸在纽约上空,灯盏盏熄灭,留下一片浓墨重彩的深灰。橘色光线柔和地充盈整间卧室,史蒂夫抱着托尼窝在沙发一角,眺着窗外黑色平原般的城市。

激烈性事的快感逐渐退去,气氛一时沉寂下来。他用手指梳理着托尼微湿的头发,轻嗅那发丝间的淡淡香气。

“今晚还是没有星星。”托尼突然说,嗓音泛着沙哑,“从夏天到冬天,一颗都没见到。”

“纽约是看不到的,”史蒂夫说,“你想看,我们可以去天文台,就是你说的那个,洛杉矶的格里菲斯。”

托尼没有回答,而是弓起身子静静地坐着,史蒂夫不安地动了动,更紧地搂住他。

“你想去那里?”过了一会儿,棕发男人抬起头,转向史蒂夫,“你想看那片星空,和我一起?”

“是的,”史蒂夫捧起他的脸凑近,鼻尖几乎都要挨上,“我想看,从小我就想;布鲁克林没有星星,连吃饭都成问题的人们是没有工夫仰望星空的。那太奢侈了。”

“等我长大一点,再想抬头看时,天空早已经被战火遮蔽,乌云都不愿意露面。进了军队,更是无暇顾及。”

“再醒来时,世界变化好大,我认不出它了。可天还是一样阴沉、灰暗,我盼望的星空在很远的地方。”

“只要你想,你可以随时去看。”托尼睫毛湿湿的,声线颤抖。

“可那里没有你,”史蒂夫温柔地注视着他,干燥的掌心贴着他的脸颊,像守护着唯一的珍宝,“我想和你一起去看,不止是星空,所有的、世间的一切,好的坏的,现在的未来的。我渴望那样的生活,曾经我以为再也不会有了,可它此时好像就在我眼前。”

“你愿意和我一起去看吗,托尼?”

万物沉睡,风声低鸣,唯有灯火温暖的屋内两只蓬松的心脏在勃发跳动。托尼喉头干涩,像吞了一颗最酸的水果糖,盘旋在声带上嗡嗡回音。所有往事飞速掠过,他爱过的,拥有过的,失去了的,如同窗外冷冽冬夜,光芒黯淡,依次从生命中滑落。

他开口了,嘴唇与史蒂夫的很近,那些话语像羽毛一样飘入对方唇间。

“史蒂夫,你知道我,是个不正经惯了的,从前荒诞,如今荒唐,我爱过,被爱过,伤过人,也被人伤过,到现在,其实已经没什么力气再去好好地爱一回了。”

“那片星空是你盼望许久的东西,而我总有搞砸一切的本事,我担心实际的它会让你失望,你知道吗,毕竟不是人人都见过,也许,它并不像你想象的那样美好,即便如此,你也还是想亲眼看看它吗?”

史蒂夫的眼眶微微红了,无止尽的雨水淋在他的瞳孔上,他用力抱住托尼,灼热的呼吸洒在对方耳畔。

托尼的手掌覆于史蒂夫宽阔的后背,浅浅抚摸着那如同被阳光照耀过般的身体和灵魂。他问自己,能够为史蒂夫做到何种程度,答案是,任何程度。

“它将世界缩小到一个人,又将一个人扩张为上帝*,太霸道了,我不喜欢。它名不副实,我领教过,苦、酸,即便有甜,也会随着时间推移慢慢淡去,要一直维持甜度其实很难,你看,我们两个人,你几乎没有经验,而我又经验丰富过了头,所以很容易就搞砸,一塌糊涂,难以收场。这太糟糕了,你明白吗,史蒂夫?说了这么多,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我是说,我愿意和你一起去看那片星空。”


*

他们在烁烁星光下接吻,于宇宙脉搏中交换呼吸。黑夜柔软,银河闪闪发亮,在这片璀璨绚烂的繁星前,史蒂夫已经看到了他与托尼未来的无限可能。



END.


*雨果《悲惨世界》


看完电影除了被各种场面震撼感动 还被各种圈粉儿 哈卷 杰克 芬恩……… 第一张图这两只好可爱呀

一个小段子 心疼Howard在Tony心里的地位(但其实Tony很爱Howard)
Howard抱着三岁的小Tony 问他:宝贝你最喜欢妈咪还是爹地
Tony:妈咪说着还伸手去抱抱Maria 又亲了亲她的脸颊[抱抱]
Howard:那然后呢
Tony眨着大眼睛:uncle Steve (Howard心里想改减少那个大兵来家里的次数了 我才是Tony的亲爹啊)
Howard不甘心的继续问Tony,Tony说然后最喜欢Jarvis………
Jarvis站在旁边一脸笑意说了句“sir 抱歉” Howard觉得他一点也不像抱歉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