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DJ的🥕

底线RDJ

陪安东尼度过漫长岁月1

 第一次尝试长一点的文章还是把握不好细节有一个梗会写,这篇应该会从他们认识到到老,ooc请见谅,文笔渣见谅。

我叫Steve,我和老公已经过了大半辈子了,孩子们都长大了他们很少让我们操心,也时常回来看望,我和托尼都很欣慰。

于我们而言时间变得越来越宝贵,所以我想如果能用什么把我们的故事纪录下来就好了,当然Jarvis会帮我们纪录日常的点滴可是我认为最完整的还是文字,我想用这种方式,这样在我敲下这些文字的同时,过往就会一幕幕呈现在我的脑海里,借以这样回顾我们之间的岁月。希望我能赶在明年托尼80岁生日的时候完成作为生日礼物送给他。

 

我的父亲是一位军官在我出生前就已经在一场战争中牺牲,我从未见过他本人只在少有的几张照片里见过他,我不想让母亲伤心少有很少问有关于他的事情。我们的生活过的不富裕但也并不拮据,我知道这是父母的老友uncle Howard的原因。他偶尔回来探望我们,并且坚持寄一些钱给我们。

因为自幼体弱总是被学校的孩子们欺负,可是我从不会求救即使打不过他们也不会低头,于是总是带着些伤回去,母亲总用担心的眼神看着我,小心翼翼帮我上药,但她从不指责我,她从心底里相信我了解我。十岁那年母亲生了一场重病,我在病房和学校来回穿梭,后来我们被告知母亲时日无多了,我当时手足无措,我不敢相信从小到大一起相依为命的人会这样离开我,我害怕极了。

母亲走的那天天空晴朗,她走的很安详,她告诉我不管将来发生什么只要做好自己,遇到任何事都不要怕,她说她现在终于可以去找父亲了,她是带着笑容走的。

那天Howard陪我安葬了她,并且给我讲了很多我父母的故事,我释怀不少原来他们那么相爱,也许现在父亲正在天堂迎接母亲。后来我就被霍华德带到了他的家。

我进门就收到了Maria的热情拥抱,她长得很漂亮很温柔,她知道我的事情,她只在我来的那天安慰性的跟我谈过一次,后来再没提过这些事情,她对待我的方式让我感觉自己就是这里的人,不是借住什么的我就是家人。他们的管家Jarvis也是一位好相处的人,他带我上楼去我的房间,然后我走到最后一节楼梯的时候,我看见了一个小男孩,一头棕色的卷发有点乱,眼睛大的不可思议其实有点像小女孩,好看极了,他站在房门口瞪着我并没有要说话的意思。我想是不是应该打个招呼,但却在我还犹豫的时候我的身体已经走近了他或许是有些紧张,动作竟先于大脑反应起来。我伸出手跟他说你好,可是他好像并不高兴没有任何表示就回屋了并关上了门。我尴尬的收回手,Jarvis说这就是少爷,他没有恶意可能是不熟悉的原因,慢慢会好的。

我就开始了在这里的生活,我会帮忙做一些家务,他们也没有说什么我想他们知道这样能让我这这里生活的更踏实一些。

已经过去了很多天,我和Tony说的话三句不到,无非在我来的第一天互相交换了名字。我们在一个学校一个班级,一起被Jarvis接送上下学,却从不交谈,我几次想试着跟他说话,他都拒绝了。

尽管Tony看我的眼神从没有亲近过,但却也没什么厌恶那种不好的东西,我喜欢观察他,那个时候我并没有意识到我只是不由自主的移不开目光。Tony是个很聪明的孩子,哦对他比我小两岁却跟我一个班级后来我知道他是跳级了,再加上长得很好看,他很受老师和同学们的欢迎,但是也有很多人不喜欢他,我想应该是嫉妒。我就不一样了,本来就弱小当时的我比Tony还矮半头,还是转学生根本交不到什么朋友,所以做什么都是一个人。又时候我会安静的看着托尼在一堆同学的包围下展示他的各种小发明,他是那样耀眼。

直到有一天,我被一帮高年级的同学围攻,我当时根本无力反击,没想到这么快就又回到了像原来学校一样的日子,我讨厌暴力,为什么在哪里都有人欺负弱小。我站在那里依然不求饶因为无力反击只得瞪着他们,实在承受不住趴在了地上,我能感觉到一根棍子即将要落在我头上,我闭眼等待着,可就在这时候有一双手握住了那根棍子挡在我前面挥舞着拳头,我抬头看见一个背影是Tony,我的第一个反应就是要保护他,不能让他受伤他也不能挡住这些人,我必须赶紧带走他,然后也不知哪来的一股力量让我站起来拉着托尼就跑出了他们的包围,他们追了一会,就放弃了,我还是能听见他们骂骂咧咧的大叫着她妈的别让我在看见你们……

我拉着他停下来,我们俩都气喘吁吁,然后他就笑了,我第一次看见他在我面前笑。

他说“你打不过为什么不跑”

“我虽然打不过他们但并不想让他们觉得我就会认输”

他看看我,似乎在想什么

“那为什么又跑了”

“我怕他们伤害你”

“切你怎么不相信我能打跑他们”

“我……”

“算了,哎你以后就跟着我好了,这样他们就不会欺负你,他们专欺负那些被孤立的有弱小的孩子,真没品”

“真的吗,我可以跟着你”我当时只听见这句话高兴的样子好像得到了什么梦寐以求的东西,好像刚才发生的,身体的伤都不存在了似的。

我感觉到Tony翻了个白眼,对说到这我还没说我们第一天交换名字的时候我发现他有一双焦糖色的大眼睛,真是太可爱了,我觉得他有点像我原来的一个玩具熊。

“这样你还可以帮我一些忙比如打饭什么的是吧”

“哦当然我可以”

回到家里我依然寸步不离的跟着他,后来想想可能有点过了,但又庆幸自己还是孩子不会考虑的那么周全只会高兴的全然不顾其他就做自己想要做的,跟着他。

“嘿小土豆已经到家了不用再跟着我”

“呃小土豆”

“对啊你的新外号”

“哦呃我在家不能跟着你吗,我也可以帮你”

“随你吧”

后来我被默许跟着他进了他的房间,你能想象吗他的房间除了一张床可以睡觉,其他地方摆满了奇奇怪怪的东西简直是小型的试验基地,我去过Howard的地下实验室一次,这里真是迷你版。我看了半天也没找到一个可以落脚的地方。托尼已经一头扎进了他的实验根本没功夫管我,最后我选择坐在他的床上。

后来的日子里我们几乎形影不离,我们彼此似乎都习惯了对方的存在,我在他做实验的时候就在他房间里做作业,偶尔他会帮我解决一些物理题。

Howard有很多学术研究的会议还有政府的各种会议,回到处飞玛丽亚总会陪着他,所以他们经常不在,可能因为有Jarvis在他们很放心吧。有一天半夜Tony跑到我房间,想要跟我一起睡,那天我才知道Tony其实一直以来都很害怕一个人,让他敞开心扉可得要上一段时间,或许我遇到他时我们都还是孩子,这个时间就短了一些,他终于开始相信我,甚至愿意在我面前展现他的脆弱。平时在学校里像大明星一样的Tony其实并没有真正的好朋友,是他跳级的原因也是他性格使然。我感激我可以成为他第一个朋友。也就是从那天起,我们经常一起睡,他睡着后就喜欢抱着什么毛绒玩具一样抱着我。

我总是负责叫Tony吃饭,中午在食堂我会故意要一些蔬菜,会帮他排队买甜甜圈。他看见蔬菜就皱眉头,撅着嘴开始跟我理论。

“你吃那么多蔬菜也没见长高啊”

“不要跟我比Tony,我这个头也许是天生的,可是吃蔬菜还是对身体好”好吧那时候我该死的不希望我的身体这样弱小,我想保护Tony

“好吧看在甜甜圈的份儿上”

我可以看的出来,因为有我的监督Jarvis对于Tony吃饭的问题放心不少。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