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DJ的🥕

底线RDJ

陪安东尼度过漫长岁月2上

二(上)

转眼我们都到了上大学的年龄,Tony自然是直接跳级16岁就上了大学,我们在不同的学校,我早就说过他很聪明我是怎么考也考不上他那所大学了,我选择了学美术,我喜欢画画,据考了一所美术学院,我们的学校距离不近,见面的时间越来越少从每天在一起到一个月甚至几个月见一次,这对我来说实在是需要忍受的一件事,我那时并不知道Tony也像我一样,把思念深深的埋藏于心底,我们都意识到了自己对对方感情的变化,但却不知道对方对想法所以我们彼此都小心翼翼的不愿戳破,怕戳破就会失去。

我们都会找各种理由去看对方,后来我们认识了彼此新交的朋友。Tony的室友Clint还有Banner,我的室友Bucky。

Bucky对我很好,是我难得珍贵的好朋友,好像认识了很久。我告诉他我对于Tony的感情和我的疑惑,他劝我去表白,我犹豫来犹豫去始终没说。

那年我19岁,Tony17岁,我们一起回家陪Howard和Maria过圣诞节,Tony跟Howard的关系一直不好,他们交流很少,我希望可以趁这个圣诞节缓和他们的关系,在我和Maria的努力下托尼开口跟Howard说了句“圣诞快乐”,我们还算和谐的吃完饭,因为Howard和Maria准备去度假,而为了和我们一起过圣诞所以他们把机票定在晚上。我们吃完饭送他们出门,然后家里就只剩下我Tony还有Jarvis,后来我们让Jarvis也回家休假。

我们两个坐在沙发上,喝着啤酒。Tony似乎有些醉了,“好几年没这样了”

我当然直到是怎样可还是下意识的回“什么样”

“这样坐在一起,这么近只有我们两个”

“是啊好久了”

“你在学校怎么样,也不知道你是怎么了中学以后就想吃了什么神奇果子,长成这样一个大块头,原来还总有人欺负你,现在估计是没人敢了”

“可我始终你的小土豆”我不知道怎么接了这句话

“啊哈对我都快忘记这个外号了小土豆”

“那可以起个新外号”

“看来你还挺愿意有外号三角薯片怎么样”

(我只喜欢你给我起外号,只属于你的我的名字)

“为什么”

“你看看你身材比例完美的倒三角,很像那种零食”

“你喜欢就好”

“有很多女孩追吧来说说满足下我八卦的心里”

“什么没有”

“不可能 Steve 你不说谎的”

“好吧有但是我已经我有喜欢的人”

“什么谁我是说我我可以帮你”

“不用说说你吧天才”

“我……Clint都说我可以跟实验室结婚了”

“托尼,你一直很棒,Howard他会为你骄傲的”

“什么怎么突然说到这里了”

“Tony Howard他们都老了,有些事情该放下了,还记得我小时候第一次遇见Howard,他在我家看见我他跟我妈妈说他有一个跟我差不多大的儿子,他是个小天才”

“不可能他怎么会”Tony不可思议的瞪着我

“是的,后来我一直想见见这个小天才呢”我看着Tony微笑,我希望他相信他父亲是爱他的

“Steve我刚刚应该听你的跟他说我爱你而不是圣诞快乐”托尼眼圈有点红把自己的脸埋进手里。

我抱住他,告诉他没关系安慰他可以等他们下飞机打电话说。可是事情往往就是这样,不给你一个挽回的机会。一大早我们接到电话,说Howard和Maria在路上车祸去世了。

Tony的脸惨白,他绝望的看着我,焦糖色的大眼睛里满是悲伤。我那一刻好像又回到了母亲去世的那天,那种手足无措的感觉再次袭来,我不知道该怎么安慰眼前的人,看着他的样子我的心揪成了一团儿。我只能把他揽在怀里,我能感到我的衬衫被泪水打湿,我把他抱的更紧。

“Steve我没机会了没机会了……”Tony一直在重复没机会了,我知道是那句来不及说出口的“我爱你”,我甚至开始后悔为什么昨天晚上跟他说那些。

“TonyHoward知道的他知道的”

那天真是糟糕的,我眼睁睁看着自己心爱的人在怀里哭泣却没有办法,那一刻我意识到了能够击垮我的是什么是Tony,我永远拿他没办法,他难过的样子击垮着我的世界。

Jarvis和我一起负责了葬礼和一些相关事宜,葬礼那天Clint Bucky他们都来了,Tony自那天哭过后就没有再流泪,他又把自己装进了壳里,就像当年第一次看着我的样子,面无表情。Bucky他们安慰我,嘱咐我好好照顾Tony。

我心疼他,却又没有办法,我决定晚上陪他一起睡,他没有拒绝,和小时候不一样现在我有着比他大一号的身体,可以拥着他,我感受到他放松下来,呼吸变得平缓,还打着小呼,安静的躺在我怀里我心里蒸腾着和小时候不一样的暖意,我觉得抱着全世界,我的世界安静了我才可以入睡。

Jarvis退休回家了,我和Tony送走了他,感谢他一直以啦对我们和这个家的照顾。Tony退学了开始接管家族企业。

又过了一个月,这个月里我们没有怎么见面电话很少,我会发短信问候他有没有好好吃饭之类的,他都会回但就只是回答。我知道他要处理史塔克的产业,他才17岁他怎么承受这么多,我开始担心,决定去找他看看他,我始终放心不下,Bucky跟我说最好这次能拿下他,我不知道现在适不适合说这些,但我确实得去看看他好不好。

是一位女士来接的我,她穿着一套职业套装干练又不失性感,她说“您就是Rodgers先生吧,我是Stark先生的助理叫我Pepper好”“您好,请叫我Steve就好,谢谢”

我还没适应Tony已经变成了史塔克家族的掌权人,当我走进大厦跟Pepper说话才有点感觉不一样了,我们之间的距离似乎又远了十万八千里。就算我在路上有了要说什么的勇气现在也全然消失了。

“请您跟我来,Tony这些天有些累”

“好”我听见Pepper称呼他Tony的时候,心里又升起了些许疑惑, Pepper看起来棒极了,似乎很配托尼,当我心底有这样的想法时有些嫉妒。

“嗨Steve你来了我几乎要忙晕了那些老头子们你懂的”

然后托尼示意我坐会等他下,就看着Pepper他们继续没完成的事情,他们配合未免太默契才一个月而已(那时候的自己真是可笑居然会吃Pepper的醋这段要被那个老头笑话了)。


评论

热度(11)